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创意字母设计 >> 正文

风之境界 18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风之境界 18

  风音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三个就走去了夹层里,他叹了一口气后便转身马上跑去了船长的房间。

  经过了一个较长的走廊后,风音来到了一个紧闭的门前,他呼了一口气,抬起手轻轻地敲了敲门。

  房间里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是谁。”

  “是我,风音。”风音激动的回答了。

  “哦,风音啊。”门口打开了,开门的正是提莫。

  风音蹲下来激动的摸了摸提莫的头,“你们没事吧。”

  “我们会有什么事。”房间里面的亚索斜视着风音,眼神中带着些许的诧异。

  风音叹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你是风音对吧。”船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着这个刚刚进来的这个人,似乎在想着这个人是谁。

  “嗯,没错…比尔船长这么快就忘记了啊。”风音强颜欢笑的的看着船长。

  比尔豪迈的笑了笑,“做大事的有时候也会忘记一点小事的吧。”

  亚索走到了房门,带有点严厉的语气对风音说,“你要是这么有时间乱逛的话,那就给我上去甲板去多点练剑去。”

  风音抬起头,带着些许高兴的语气对着亚索说:“是的,师傅。”

  比尔笑着对风音说:“风音是吧,我会记住你的了。”

  “呃…那么就谢谢船长了,那我先走了。”风音和亚索离开房门后便向甲板走去,提莫就留在了房间里。

  他们走回了甲板上,外面的阳光依然十分刺眼,不过比起刚才已经好了许多了。

  亚索走到一个柱子隔壁靠着,并且坐在柱子的阴影上,拿出了他那随身挂在身上的酒壶扭开喝了一口,“先练几套剑法出来给我看看吧。”

  “是。”风音拔起剑,正准备开始时,突然感觉到了似乎有人在看着他。

  风音马上抬头看了看隔壁,身后是那些船上的乘客与一些水手,他们有些坐在甲板的阴暗处,那里阳光照射不到,在那里休息,而有些水手则扛着火热的太阳在操控船的行程方向。

  亚索放下了酒壶,看了一眼风音问道:“怎么了。”

  风音回过头对亚索说:“不,没什么,可能只是错觉吧。”风音说完后摆好姿势,准备练习剑术。

  在离风音他们不远的地方,在一个柱子后面,一个人靠着边拍着胸口喘着气,“还好,差点就被发现。”,她悄悄地伸出头看了看风音。

  “嗯,还真是个有趣的人呢。”

  距离海盗们抢劫诺克萨斯的船还有两天的时间。

  晚上,夜色弥漫,船上也亮起了灯,四周一片黑暗,似乎只有这一台船在海上航行。

  “好,今天就到这里了。”亚索站起来,盖好了酒壶后,抬头看了看天空。

  风音一下坐在甲板上,“啊,终于可以休息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锻炼这么久可应该要去好好补充一下体力了。

  时间也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中午的时候船长命令一些船员在甲板上摆了十几张大桌子,现在已经有很多酒肉,那些乘客似乎也有几张桌子,看来船长也算是一个好人,这也算是去抢劫时前的狂欢吧。

  比尔依旧穿着他那身有些许破旧的船长服,但是依旧鲜艳,他身上还挂着那把镶有黄金的刀,站在操控台上看着那些站在甲板上的人。

  比尔扫视了一下四方,看完后高兴的笑了起来,举起手中一杯的酒,对着在甲板上的人们大声说道,“后天我们便要去抢那万恶的诺克萨斯的商船了。”

  那些海盗欢呼着,像是为自己的行为感到荣幸、正义。

  风音、亚索和提莫找了一个靠边一点的空位置坐了下来,但是还剩下几个位置。

  “那个比尔船长的号召力和领导能力还真厉害。”风音用手撑着下巴看着在台上的比尔。

  过了一会,风音发现亚索和提莫没有回应自己,转头向亚索和提莫看去。

  “提莫,来,这是给你的。”亚索笑着把桌子上的一壶酒倒满了两碗。

  “不用这么客气了,哈哈。”提莫笑着拿起碗和亚索喝了起来。

  风音叹了口气,“你们两个真是的…”

  就在这时风音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哦,看来这里还有位置。”

  风音回头看了看那个人,正是早上碰见的那个老海盗,只是跟在他身旁的那两个人并不在。

  “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老海盗没等他们回答已经坐下来了。

  “随意。”亚索拿起酒壶,“不知道你喝不喝酒呢。”

  老海盗拿起一个空碗放在亚索面前,“当然,有酒怎么能不喝呢,我在这船上也很久没喝到过酒了。”

  亚索倒了一大碗酒给这个海盗,老海盗拿起来一口气喝完了,“船长说到底还是抠,酒的质量真是够差的。”

  “我也觉得是这样。”提莫也是微笑着把酒壶递给老海盗,老海盗笑着一手接过。

  风音想了想,过了一荆州哪些羊角风医院比较好会儿还是向老海盗说道,“老先生的名字是什么。”

  “弗林特。”弗林特倒满了一碗的酒,“一个糟糕老头子,就直接叫我老头吧,这种称呼我还是不习惯。”

  提莫兴致勃勃地向弗林特问道。“你在船上多少年了。”

  弗林特笑着说道,“数不清了,不过好像我最初的记忆里都是在船上的。”

  弗林特看见坐在他对面的亚索,“这位剑客,你怎么称呼呢。”

  亚索没有回答,一边吃着小吃一边喝酒。

  风音连忙解释道,“他是…嗯...那个…他听力有点问题。”

  亚索斜眼看了看风音,冷冷的笑了一下。

  “哦,是吗。”弗林特拿起一碗酒站了起来,“我喝够了,你们就慢慢的享受吧,我先走了。”

  “呃,那个,你不继续喝吗。”风音客套的问了问弗林特。

  弗林特笑了笑,“不了,回头吧。”,说完便转头离开了。

  风音看见弗林特走远了,便马上对亚索癫痫病诊断方法有几种说道,“那个人也真是奇怪呢,师傅。”

  亚索头也不回的对风音说道,“你说什么,没听清楚。”

  “…”

  船上的聚会还在进行着,船上充满了庆祝欢呼的气息,不过比尔船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去休息了。

  遮天的夜晚似乎特别的漫长,风音揉了揉眼睛,“啊,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洗手间。”

  “洗手间是什么?是什么好吃的东西吗?”提莫吃着一块鸡腿向风音反问说。

  风音想了想洗手间的另一种说法,好让提莫明白洗手间是什么意思,“就是厕所啦,还是说茅厕什么的。”

  提莫点了点头指着夹层,“在里面好像有一个。”

  “好吧,那我进去再问一下别人吧。”风音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向夹层走去。

  风音走到夹层里,夹层只有几盏昏暗的油灯,风音几乎要摸着墙壁才能行走。

  风音看了看身旁的环境,似乎好像在哪里见过,“这里好像快到船长室吧。”

  在风音正准备转弯继续前行的时候,侧目看见船长室门口似乎有一个人蹲着,她手上好像在用什么东西撬着门锁。

  风音马上后退几步趴着墙,偷偷地看着这个奇怪的人。

  看起来她的服饰不像是海盗,那么很大的几率是在乘客里的人了。

  风音一直在墙边看着,没过多久门口便被那个人撬开了,她进门前伸出头左右看了看外面有没有人,风音马上缩回来避免被发现了,那个人看到没人后,便把门口轻轻地关上,风音马上跑到船长的门口边,悄悄地打开一些缝隙。

  风音通过门缝看见那个人正在翻着船长的柜子,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心绪如麻网 | 第四纪冰川遗迹 | 南美太平洋战争 | 美术艺术字 | 坦桑石供应商 | 来月经能泡温泉吗 | 编织毛衣花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