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大连培训学校转让 >> 正文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16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16

第二十八章 就这种结果?

这首诗是三国时期繁钦所作的诗《定情诗》,钟忆酷爱元曲诗词,我想应该看过。

吉他爱心,素描画,以及收集来的定情诗中的物品,种种举动都不是黄斌和李萧龙能够比的,这种表白的创意不说后无来者,最起码前无古人了。

“哇,小伙子挺有心嘛…这些东西哪里弄来的啊?费了不少心思吧?画也挺不错的,嗯,圆画得挺圆,比我强。”正当气氛是紧张时,周如说话打破了局面。

钟忆究竟会不会答应我心里也没底,毕竟我和她认识的时间太短了。

“我…湖北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可靠”钟忆眼神渐渐坚定起来,抬头对我对视。

我心跳得很快,闹得动静这么大的事情我也没做过,但还是勇敢的与钟忆的眼神对视了。

“我没想到你会喜欢我…我…很喜欢你送的东西,我很感动…但是…”钟忆话说的支支吾吾,我听得心一凉,脑袋如遭重击猛地一震,翁翁直响。

钟忆为难的看了众人一眼,也为难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但是这种事情…我还是希望好好再想一想,我想过几天给你答复,行吗?”

钟忆眸如湖水,眉如远黛,下唇紧咬,双颊熏红,紧张的看着我。

钟忆没有同意,也没有直接拒绝,实际上在这种场合里,没有同意就是相当于拒绝了。

我心变空,浑身上下都变得麻木的,双目空洞无神,恰如打了一场败仗,仿佛世界都与我无关了。

钟忆见我表情呆滞,与平时嬉皮笑脸的样子截然不同,也是皱着眉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过了一会,只见她踮起脚悄悄在我耳边说道:“你放心吧,过几天我一定给你答复,另外两个人,我连答复都不会给。”

我浑身一震,顿时感觉气血都回来了,就像一场团战下来我被打死,却惊喜的发现我春哥甲CD好了。

一脸欣喜的看着钟忆。

钟忆见我脸色变得如此之快,忽白忽红的,也是莞尔一笑。

“嗯,那好,东西你收着,我等你答复。”我温柔的回道。

钟忆嗯的一声回道,低下头满是羞涩之意。

同时对着后面吉他社的兄弟大声喊道:“兄弟们,收工咯!”

众人不知道钟忆和我讲了什么,一脸疑惑看着我,我只朝他们笑了笑,快步从黄斌和李萧龙身边走过,领着吉他社的成员先行散了。

晚上自然是翻来覆去睡不着了,钟忆几天后会答应我吗?

此时寝室的人都在,已经是晚上了,还听见吴俊那货对着笔记本看着韩国节目傻笑。

我就纳闷了,你说吴俊一个堂堂校卫队队长,威猛刚强,轮廓分明,肌肉凸显的一个热血真男人,居然喜欢看着这女孩喜欢看的韩国节目,包括什么最新的韩剧他从来都不落下。

经常看着看着就对我说:“我草桐哥我强烈推荐你看这个XXXX,真他吗感人,我都快哭了。”说着双目通红,竟有些要流泪的迹象。

我通常都是一脸鄙视的看着他,不作评价,吴俊一副刚猛的外表下竟隐藏着一颗玲珑脆弱的玻璃心…

不过今天我情绪有点烦,见他又开始嘿嘿傻笑连忙不耐烦的说道:“兄弟,你笑声有点恐怖,能不能小点声,我睡不着。”

吴俊立马取下耳机,朝我摆手道:“有点精彩,兄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

说着又开始了傻笑模式,丝毫没有任何改变。

我无奈的摇摇头,简直是对牛弹琴。

“砰!”突然间我好像听到了一声巨响,把我从床上直接吓得一抖。

“我草,怎么了?恐怖分子袭击校园了?”我立马从床上蹦起,惊道。

这个时候我把目光朝吴俊看去,只见他牛仔裤处破了一个洞,胯下竟冒着屡屡白烟。

“草,兄弟,你背着我练葵花宝典?你那都冒烟了,走火入魔了?”我冷汗涔涔道。

“练个毛线,我他吗打火机放在口袋里,刚才看得激动一巴掌给拍爆了。”吴俊愤愤的说道。

“兄弟,我真是对你佩服,原来你一激动就有着拍小兄弟的毛病,看来我要离你远点了。”我无语。

吴俊一边清理裤子,一边说道:“哈哈,没有的事,兄弟,你想多了,下次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这次是个意外!意外!”

我点点头,认真说道:“我倒不是怕你拍我,我是为你担心啊,万一你下次又看起劲来拍我,你的手估计就要骨折个把来月了。”

吴俊和我同时猥琐一笑,晚上这个小风波也就暂时过去了。

又过了几日,这几天反正感觉活在梦里,钟忆还没回我话,每天就打打LOL压压惊。

“兄弟,你那情况怎么样了,钟忆答应了没?”这天我在和余木双排,余木语音对我问道。

“没呢,还没联系我…”我漫不经心的说道。

“兄弟,这不符合你的性格啊,她不找你你不知道去找她?”余木笑道。

“这怎么行,我的性格是腼腆羞涩,看女生一眼都会脸红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叹了一口气,我平时也是胆大脸皮厚,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次和钟忆表了白之后反而胆子变小了,根本没有勇气去找她。

“好吧,你自己拿捏就好。”余木说道。

几局LOL打完后,我思索良久,还是拨通了钟忆的电话。

“喂…喂?是钟忆吗?”我紧张的问道。

“你打了我的电话,这不是我还能是谁?”钟忆在电话那头轻轻笑道。

看样子心情还不错,有戏!

“那…你现在在哪里?”我问道,如果问题涉及到表白之类的东西,还是最好要当面说,一般失败的表白往往来自于手机或者电脑。

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较好ne-height:1.75em;text-indent:2em;">“我在社团俱乐部这里,你…过来吗?”钟忆温柔的说道。

“嗯嗯,我现在过来,你等等我!”我立马接道,开心的跑到尤克里里社团部里。

此刻不过中午,社里不过寥寥几人,钟忆穿着一件紫色的毛衣裹住姣好的身材,盘腿坐在地上,目光如水,恬静优雅,专心致志的拨弄着手中小巧的尤克里里。

我心跳开始慢慢加快,朝着钟忆走过去。

钟忆好像听到脚步,手中的玉指一停,抬头微笑的看着我,我更觉温度上升,将目光转移开来不敢和她对视。

“你来啦…”钟忆轻声说道,又低下头去开始拨弄音符。

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吃过中饭了没?”钟忆继续问道。

我摇摇头,说道:“没呢,你呢?”

“我也没。”钟忆一笑,继续陷入了沉默。

无论平时我多么能说会道,在此时也是满脑子打结,想好的台词也只卡在喉咙处,不知从何开始说,心跳一直慢慢加快。

“我…”我鼓起勇气,刚开口。

“你来我旁边坐下吧。”钟忆抬头一笑,朝我指了指她旁边的空位。

“哦。”我应了一声,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坐下。

钟忆就在我身边,阳光照在她洁白无瑕的侧颜上,温暖而自然,明媚而安静,钟忆身上总有一种特殊的淡香,十分好闻。

“你是不是想问我前几天给你承诺的答复?”钟忆开口问道,脸上平淡而轻柔,仿佛在诉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我似乎想说什么转移一下话题,好让气氛显得轻松些,但我嘴唇动了动,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缓缓点了点头。

“先不管我对你的答复是什么,我想先问你。”钟忆将尤克里里放在身旁,转头看着我,眼神有种说不出的果敢和坚定。

“如果你的女朋友心里一直想着一个儿时一起长大的男生难以割舍,你会觉得好笑或是无法接受吗?”钟忆认真的对我说道,平时柔弱的气质竟不见了,多了一丝坚决。

“我…”我顿了顿,脑中念头急转,思考着该怎么回答她。

第二十九章 余木的心酸往事

钟忆见我半响没说话,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或许我的思维太奇怪,可我心里就是有这么一个人,不找到他不甘心,我就想看看他的模样,他过得好不好,身边有没有女朋友。”

“这是你这么久没找男朋友的原因吗?”我轻声问道。

前几天我找过周如的,周如告诉我说钟忆以前从未处过任何男友,在一大群各类追求者面前保持初心,拒绝糖衣炮弹,也是一件挺不容易的事情。

钟忆点点头,接着说道:“我不想骗你,我之所以那天没有拒绝你,说要好好想想,第一是因为人多,拒绝你怕你面子上过不去,二是因为你的性格…你给我感觉和气质,竟和我小时候的那人一模一样…一样的游戏玩的厉害,一样的能够说个不停逗我笑,我记得他小时候的眼神,坏坏的,贼兮兮的,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你和他真的一模一样。”

我平静的看着钟忆,心里竟说不出的难受,像是闷着一口气,我没打断她,我想接着听她说。

“所以你是把我当成了他对吗?”我不悲不喜的说道。

钟忆歉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所以我才一时舍不得拒绝,想要好好想想,这几天我也想明白,你不是他,我不能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还想着…还想着一个仅剩童年回忆的人,这对你不公平。”

我心中一苦,各种情绪倾泻而来,仿佛就要直冲脑门,我也是认栽了。

“要不,你给我点时间吧,也给我自己点时间。给我点时间忘了他,给我点时间让我接受你。”钟忆紧紧的盯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不用了,谢谢钟忆社长今天说的这些。”我站起身来,心中酸楚至极,什么给点时间忘了他,既然我这么像那个小屁孩,天天活生生的在你面前晃悠,你能忘吗?当备胎这种事情还是留着别人去干吧。

无论你整出怎样惊天动地的表白,还是对她如何如何的喜爱,都比不上她心中一个和她一起长大的小屁孩,为什么那个小屁孩不是我呢?

有一段话说得好,你爱上了外向的姑娘,你得接受她的闹腾。

你爱上了清纯的姑娘,你得接受她的幼稚。

你爱上了理性的姑娘,你得接受她的算计。

你爱上了勇敢的姑娘,你得接受她的莽撞。

你爱上了美丽的姑娘,你得接受她的过去。

爱上了钟忆,莫非还得接受她心中喜欢的小屁孩?

钟忆见我突然站起身,连忙慌乱的说道:“你…你别误会,我只是…”

我朝她笑了笑,说道:“我没有误会什么,钟忆社长,我是在可惜为什么我不能够早点遇到你,为什么我不是那个男孩,哎,世事无常,这都是命啊,追女生能追出境界道理的,怕是也只有我这么个人了。”

钟忆低下头,认真说道:“你平时虽然出口花花,爱开玩笑,看起来很不正经又油嘴滑舌,但其实我早注意到你其实是个很细心的一个人,对待感情丝毫不隐藏,真挚大胆,不耍小手段,周如也时常夸你比那些道貌岸然,表面上成熟大方的人好得多了。”

“你看起来很真实。”钟忆最后说道。

原来我还有这么多优点么?放在平时我说不定又是开始一顿自吹自擂,现在我什么心思都没有了,除了苦笑还是苦笑,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谢谢夸奖了,钟忆社长也是一样,有很多吸引人的地方,希望我们以后还能做个好朋友,友谊持久。”我微笑道,没有半点平时开玩笑的神情,说得很认真。

钟忆一愣,低头不语,仿佛在此刻就彻底失去一个人了。

我勉强笑了笑,说道:“那行,钟忆社长你先忙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那天我离开后,却没看见钟忆嘴角挂上一段若有若无的笑意,看不出含义,两端梨涡忽隐忽现,拨弄着尤克里里轻声唱到:“断肠字点点风雨声连连,似是故人来…”

回到寝室把被窝闷了自己一下午,就是睡不着,心烦意乱,晚上8点的时候我拨通了余木的电话:“今晚来我们学校陪我喝酒。”

余木惊异道:“怎么了?”

我只是淡淡的说道:“来不来?”

“五十分钟。”说罢余木挂断了电话。

关键时刻啊,没了爱情好歹还有友情。友情如金,兄弟不会问你原由,你一烦隔个城市也会来陪你喝酒,我很感激余木,他的回答就是最好的安慰。

无爱可失,得不到相恋别说失恋。

我坐在经常去的一个夜宵摊点满了东西,四瓶劣质白酒,四罐红牛,四瓶啤酒,和余木对半分,从高中到大学,每次我们心情不好了我们都爱这么喝,白酒配红牛,入口柔,一线喉。

余木以最快速度赶了过来,朝我说道:“怎么了?钟忆拒绝你了?”

我摇了摇头,在他的塑料杯中灌上了半杯白酒半杯红牛,叹了一口,说道:“哎,别提咯。”

“她心中想着一个和她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上次没有直接拒绝我是因为我的性格像她的那个青梅竹马,今天听了你的怂恿下我去了找了她,她还是没有直接拒绝,只是说要给点时间适应一下,说不定有机会。”我喝了一口酒,缓缓说道。

余木也喝了一口,呲牙咧嘴道:“那不是挺好的?”

我看了他一眼,说道:“好个毛线,我像她青梅竹马,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看见我脑子里面想着是另一个人,是你你受不受得了?”

余木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受不了。”

我吃了口烤肉,说道:“所以说咯…我又不想当备胎,这种感觉很不爽,我就明言要和她当朋友了。”

余木将一串吃完的烤肉签丢到一边,说道:“当朋友也好啊,不是还有接触的机会吗?”

我苦笑着摇摇头:“你不知道这种感觉的,你捅破那层纸后,如果你还喜欢她,是当不成朋友的,我和她的关系只会越来越疏远,直到忘记。”

余木听完我说的话,面色突然变得严肃,仰头将一杯白酒全喝光,又满上,咧嘴一笑道:“对,我不懂。”

随后我和余木又闷声干杯,将两瓶白酒和红牛全部喝完,换上啤酒,余木脸色满面通红,已有了醉意。

“我比你懂得太懂。”余木又灌下一杯啤酒,醉眼看着我,笑道。

“你醉了?”我疑惑道。

余木用力摇了摇头,说道:“我没醉,趁着今天我高兴,我要和你说个故事,以前都没和你说过的,今天和你说一说。”

“我高中喜欢一个人,三年,是谁你知道的。”余木啤酒喝光了又倒。

郑州治好癫痫病需要去什么样的医院?2em;">我点点头,我确实是知道,余木高中三年一直喜欢一个女生,不过那个女生从来没有答应过他。

“你知道吗?去年我和她又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重新接触了。”余木表情萧条,深吸了口气说道。

我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我和她相谈甚欢,她高中不喜欢我的原因是我成绩又差,又抽烟,看起来和个小混混一样,可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对待感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余木接着说道,发现酒没了,又去拿了两瓶白酒,分了我一瓶,开喝。

“她在高中的毕业的时候,和他们班的一个成绩又好,又比我高又比我帅的人在一起了,那个人不抽烟,不喝酒,为人处世没有缺点,做人也无挑剔,就连我也是对那个人挺有好感。”

“可笑的是我在追她的时候还经常和那个人晚上放学一起回家,向他打探关于那个女生的消息,毕竟我和她不是一个班嘛,结果他们居然在一起了,呵呵。”余木又愤怒的喝下一口酒。

“结果她和他在一起半年就分手了,为什么?因为那个看起来很完美的男生,既不抽烟又不喝酒,成绩又好又懂为人处世,但是他,小心眼,他们两个搞异地恋,他说她在和她聊天的时候不许干别的事情,每天都要按时和他聊天,放寒假两个人从异地相聚的时候必须陪他,哪怕是过年也不许回去。”

“于是她受不了他,两个人分手了,这个时候又遇上了我,她有了一次重新认识我的机会,我们像是最好最亲密的朋友,无话不谈,无话不说,为了她能够继续和我聊天,无所顾忌,我当时和一个女生是在一起了的,我随便找个破理由就和我女朋友分手了,然后告诉她,我刚和我女朋友分手,理由是我女朋友花心啥啥啥的,我不得不和她分手。”

“我是不是很可笑?很贱?呵呵,这一切我就是为了她,让她能够没有打扰到我和我女朋友的理由离开我罢了。”余木笑了笑,眼角红红的。

“结果在我们朋友关系最亲密的时候,她告诉我她是同性恋,她这么久没谈爱是因为她心里想着那个同性的女生,先前高中找的男朋友是为了忘记那个同性的女生。”

“可笑的是我他吗居然信了,我后来找她表白,她还是拒绝,理由是我人太好了,不想伤害我,她心里有着那个女生。”

“然后她口口声声说她现在很寂寞,想找个人陪,又一面说心里想着那个同性恋的死货,我不断的暗示她说我愿意当她的一个替代品。”

“她说她不!她说她现在不想谈恋爱!既然不想谈恋爱!为什么她对我说她看见她的初恋的时候居然有些心动!为什么在大学随便碰到一个相处久的男生就暗示的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他吗的为什么!我为了她和我女生分手甚至不敢告诉她分手原因!我为了她失眠了无数个晚上!我为了她找的女朋友都像她!她为什么会这么对我!你说!”

“这些她不会知道了……再也不会知道了…”余木脸上流下滚滚热泪,嚎啕大哭,看得我心里一酸,竟也有些控制不住。

余木趴在桌子上哭个不停,我从没见他哭过,除了今天。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心绪如麻网 | 第四纪冰川遗迹 | 南美太平洋战争 | 美术艺术字 | 坦桑石供应商 | 来月经能泡温泉吗 | 编织毛衣花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