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第四纪冰川遗迹 >> 正文

41岁肯尼亚老将称雄北马赛 非洲冠军中国技术造

日期:2019-11-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41岁肯尼亚老将称雄北马赛 非洲冠军中国技术造 2015北京国际马拉松赛,昨天又诞生一位非洲冠军。2小时10分58秒,肯尼亚41岁老将基普楚姆巴锁定了冠军奖金。和他一样高兴的,是他的教练兼经纪人,前中国国家队马拉松教练陶绍明。中国教练在东非马拉松富矿早已名声远扬。 中国技术造出非洲冠军选手 2013年3名非洲选手齐破北马赛会纪录,正是陶绍明的手笔。如今,陶绍明在非洲拥有6座训练营,旗下200余弟子,成为马拉松世界中的一股新势力。 这次随陶绍明来北京的,一共是4名非洲跑者,两男两女。“拿到了一个男子冠军,一个男选手做了配速员,将来再参加商业赛,身价能抬升,两个女子选手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好名次。总的来说,不错。”陶绍明说。 除了这次北马胜利,基普楚姆巴于2013年在厦门马拉松跑出2小时8分夺冠。不只是他,2012年首届广州马拉松赛的男子组亚军,2013年广马的男子组冠军、亚军都是陶绍明的弟子。而翻看近年来北京马拉松、兰州马拉松、厦门马拉松等国内各大马拉松的获奖名单,你还会发现更多陶绍明的弟子。“近3年中国马拉松大赛上,超过7成的奖牌,都是我的弟子拿的。”陶绍明说。 北马冠军来自东非大裂谷 距离肯尼亚首都300公里,在著名的东非大裂谷以东,是肯尼亚的高原地区阿尔特力多。这里海拔2200米以上,陶绍明建了三个训练营。“我们选址就是离村子近,建在村子密集的地方,这样方便选材。” 肯尼亚的村庄和中国传统村庄还不一样。曾经去过陶绍明训练基地的田径管理中心副主任冯树勇回忆,那里除了土色的村庄,就是土色的道路。“村子里的房屋多是用土坯和茅草建造的,道路也是坑坑洼洼,还是土路,摩托车过去就是一溜土烟。” 偏偏是这里,却是盛产长跑名将的富矿。东非高原独特的地貌,造成氧气比平原稀薄,造成东非高原周边的肯尼亚、埃塞俄比亚人,形成了最大携氧能力极强的特质。陶绍明的训练营扎根在这个地区,就是盯上了这里的人种。 陶绍明的训练营只招东非运动员。除了肯尼亚营地周围的村子,在埃塞俄比亚也有2处分支。此外陶绍明在乌干达还有小型训练营。“周边国家运动员也有来的,比如厄立特里亚,都是东非善跑的基因。我旗下约有200多名选手,年轻选手为主,达到冠军水平的3至5个。” 贫穷是奔跑的动力 虽然这次的北马冠军,因为没跑进2小时9分,拿不到最高额的4万美元奖金,但2万美元也是可观的收入。陶绍明说,他们如果不参加比赛,全家年收入不过1000美元,解决温饱问题都难。 采访几位获奖的非洲选手,他们的答案出奇的一致,把比赛奖金拿回去给家里买奶牛。陶绍明说,贫穷是这些东非运动员出来跑马拉松赛的最大动力。他第一次去肯尼亚,看到那里的人都赤着脚,连买鞋的钱都没有。“训练营的广告,就是我们提供食宿、衣服和鞋子。” “我就像是公司招工。我们提供食宿和装备,如果你的水平高,那么我们训练营就跟你签订协议,你代表我们到世界各地比赛。”和村庄形成巨大反差的训练营,本身就成了广告。“随时都有人来报名,试训。如果通过审核,我们会根据他的资质决定是收费,还是免费。” 陶绍明说,“在非洲这样进入长跑训练营,就像找到了一个工作,是一条生路,我们就像一个公司,给员工必要的培训、福利,然后我带着他们再到世界各地去争取好成绩,挣奖金。” 千里迢迢的出国旅行,这些运动员却没有出门看世界的打算,除了严格的自律,就是觉得出去就要花钱。即使是出国参赛,身上也只揣着几美金现金和一包干粮。陶绍明说,他吃过那种干粮饼,口感粗糙,一般人难以下咽。 中国训练营名扬东非 陶绍明的陶氏训练营却并非东非第一家。早在他之前,那里已有40余家由欧美经纪人开设的长跑训练营。而陶氏在短短4年打开了局面。他的优势是懂技术。 在中国长期担任长跑国家队教练,在非洲办了4年的训练营,陶绍明积累了一套判断和调整运动员状态的方法。别看我的队员是老将,这次为了北马,准备得特别充分。除了针对炎热的天气进行了训练,而且我几乎这下半年就没有给他安排比赛,就是专心备战北马。 懂技术的陶绍明,可以让他的队员保持高水平训练之余,避免过度训练带来伤病。他的训练营随即凸显了优势。“我又是经纪人,又是教练出身,所以在选材方面,赛前状态调节都有心得。我们还有医疗恢复手法,有的经纪人不懂,练伤了不少苗子。” 即使在非洲,竞争也无处不在。“别看开训练营4年了,在那里还是小字辈。欧美训练营已经经营20多年了,当地关系也更深厚。办事比我们方便。”好在这个圈子还是凭成绩说话。“背靠着中国跑步市场,我们发展的还是非常快。他们也没有想到。竞争主要来自于成绩。谁冠军多,奖金多,谁就有话语权。”陶绍明说。 中国师傅从不打欠条 每次旗下的运动员夺冠挣奖金签赞助,陶绍明训练营的牌子就添了一分光彩。他说,自己的名声能打响,除了凭自己的眼光挑队员,训练队员,联系赛事,还有就是从来不给运动员打白条拖欠奖金。 这次的北马冠军是阿迪签约运动员,这也是陶绍明联系的。“这样他的比赛奖金、商业合作、代言、赞助费加一起,今年能接近10万美元了。和当地一个家庭年收入1000美元比,高太多了。” 好成绩让训练营有吸引力,陶绍明说,经常有选手从别的国家,很远的地方来训练的。“经纪人的能力和名声很重要。我们的名声,一是比赛机会多,二是经济方面很清楚,不拖欠,非常及时。这就是口碑啊。” 文/本报记者 褚鹏 北马·现象 人气上去了 成绩下来了 今年头一次升级为全马赛事的北京马拉松,依然维持超高的人气。唯一不足的是,虽然组委会特意“削平”了昔日困扰跑者的两个大坡,更改了赛道,但冠军成绩依然平平。组委会人士认为,北马改期后,赛期遭遇柏林马拉松。“高水平运动员就那么多,赛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冯树勇介绍。 近年马拉松越来越热,国内赛事快速增长,组委会共同的烦恼是,参赛的职业高手不好招。这让陶绍明这样的运动员经纪人,时有高水平弟子不够用的幸福烦恼。他介绍,在北马站之后,他的一些中国弟子,还将转战河北省参加衡水马拉松。 作为经纪人,就要负责帮队员们联系比赛,然后从运动员的收入中提成。这也是陶绍明主要的盈利来源。“按照国际惯例,一般训练营会从运动员所得收入中提成10到15%。就是说他们拿到1万美元的奖金,我们分1500美元。” 而在赛事组委会一方,则希望招揽到的运动员不但是高手,还要在比赛时赛出高水平。北马为了激励运动员出状态,还把比赛成绩和奖金挂了钩。如果完赛跑不进2小时9分,4万美元的全奖就打5折。可惜即使这样,陶绍明的弟子仍然未能跑进2小时9分。女子组冠军埃塞俄比亚选手切雷内特2小时27分28秒的成绩也不算很突出。 在冯树勇看来,有时用奖金激励也没用。关键是马拉松高手本就不多,还多在几大世界马拉松赛事控制中。“比如柏林马拉松,它签约的运动员,半年内就不允许参加其他马拉松赛了。北马离柏林马拉松就一个星期,肯定受影响。”冯树勇说。 文/本报记者 褚鹏 北马·本土 中国女子马拉松远离领奖台 自从1992年以来,中国女子马拉松选手在北马赛道上,书写过22年连霸的惊人纪录。遗憾的是自从2014年以来,中国女跑者再也无法接近北马的领奖台。有专家认为这是人种的差距,但日本在马拉松上的强势,又为这种说法提供了反例。 为了提升成绩,中国多年前就已组队赴非洲,进行训练和提高。中国田径管理中心负责人介绍,在新奥运周期签约意大利外教后,整队都前往埃塞俄比亚,进行了数月的训练。“有进步,但是提升没有那么显著。”负责人介绍。 曾经带国家队去非洲训练的陶绍明最有发言权。他介绍,中国长跑正是在非洲见识了欧美技术和当地高原条件结合后,产生的惊人成效。中国随即发展了自己的高原训练理念。另一方面,陶绍明承认,高原训练手段不能解决根本性问题。“我们还是人才匮乏。除了人种略有差异,中国的独生子女问题,田径本身枯燥的问题,职业选手收入吸引力不大的问题,都让中国的长跑陷入停滞状态。” 一方面是中国赛事升温,一方面是高水平专业运动员极度紧缺。“很多赛事找我们,要高手参赛,要成绩。今年运动员就不够用了。但高水平运动员就这么多,再急也没有。” 陶绍明坦言他很推崇日本的马拉松文化。“日本在世锦赛的马拉松奖牌数,仅次于肯尼亚。这说明跑不过非洲人也不仅仅是人种问题。”他介绍,日本从政府、企业到国民上下,对耐力跑非常狂热。“日本东京马拉松,3.5万名参赛者,观众和‘应援’人员116万。街上都站满了人,递水的,递吃的。完赛率非常高。” 民众喜欢,就有市场。“大企业像丰田、三菱都招揽马拉松专业选手。平时上班,训练。北马时我弟子是冠军,就招去日本电装公司工作,帮助提升日本选手水平。”对于未来,陶绍明仍有信心。他认为,随着跑步升温,成为中国文化和健康习惯的一部分,中国马拉松水平肯定会逐步上升。“就能追上目前的日本了。”文/本报记者 褚鹏 北马·亮点 北马业余组 刘虹跑得快 今年北马,相比专业选手阵容,业余组的参赛阵容中显得星光更为璀璨。女子竞走冠军刘虹2小时51分完赛,三届北马冠军孙英杰,羽毛球女单前世界冠军叶钊颖也顺利完赛。此外,沙宝亮、孙楠都跑完全程,孙楠完成了个人首个全马。 北马前一天,从没跑过马拉松的刘虹,还处在紧张之中。不过凭着世界冠军的身份,刘虹直接拜师马拉松传奇格布雷西拉西耶。刘虹在微博中分享自己的心得时说道:“今天跟马拉松传奇大咖学了一下午跑步,收获好大,他教我跑步我教他竞走。” 马拉松传奇不是闹着玩的,刘虹在自己的首马跑出2小时51分的佳绩。赛后,格布雷西拉西耶还亲自为他颁发了完赛奖牌。虽然开心,刘虹说还是有很大的困难。“跑到35公里的时候我真的感觉那种极限的感觉来了,但是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坚持,那个时候腿和手都麻木了。我真的没想到自己能跑下来,也挺佩服自己的。”她说。 著名长跑运动员孙英杰,曾经在北马跑道上获得过三连冠,她2003年创造的2小时19分39秒的北马女子最好成绩,至今无人能超越。今年,退役多年的孙英杰重返跑道,与众多跑者一同参赛。 虽然成绩与自己巅峰时代相距甚远,孙英杰却更享受现在的感觉。“跑友和观众都太热情了,让我太兴奋了!”孙英杰对记者说,“之前我做专业运动员的时候参加比赛,眼睛里面只有终点,就没有路边的旁人。现在我可以和大家打招呼、合影留念,太酷了,我觉得这才是跑步的魅力。”文/本报记者 褚鹏武汉癫痫在哪能医治得好武汉治疗儿童癫痫最好医院济南癫痫医院在哪?哈尔滨有什么好医院可以治疗癫痫

友情链接:

心绪如麻网 | 第四纪冰川遗迹 | 南美太平洋战争 | 美术艺术字 | 坦桑石供应商 | 来月经能泡温泉吗 | 编织毛衣花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