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二手核磁共振 >> 正文

魅惑倾城小狐狸 14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魅惑倾城小狐狸 14

第二十七章

当叶宇晨和阿狸回到家里时已经十一点多了,在坐车时阿狸就睡着了,所以现在是叶宇晨抱着阿狸回到家,开门成了难题。叶宇晨无奈,只能轻轻摇醒阿狸,让她先站一下。

阿狸依旧是睡眼朦胧的样子,人就靠在叶宇晨的肩膀上。 开完门,小心翼翼的关上门,叶宇晨发现桌子上有一张纸条,抱着阿狸走到桌边一看,是叶妈妈留下的纸条,因为工作,又出去了。

叶宇晨看了之后呼出长气,现在母亲不在家了,可以喘口气了。

叶宇晨抱着阿狸回到房间,轻轻的把阿狸放在床上。

叶宇晨打算离开时,才发现自己的手被阿狸去轻轻抓住,叶宇轻轻拿手捏住阿狸的鼻子,阿狸微微皱眉,却没有松开自己的手,樱唇轻启,微微张着。脸色因为呼吸困难而红润起来。

哪怕再难受都不放开自己么?

后来,因为阿狸死死的抓住叶宇晨的手,叶宇晨根本哪都去不了,太用力怕把阿狸弄醒,太轻了根本挣脱不了,于是,叶宇晨直接把头趴在床边这样趴着睡。

 清晨起来,叶宇晨打了个哈欠,咦?自己怎么在床上?看向床铺,阿狸不见了。叶宇晨听到厨房有动静,往厨房望去,阿狸正在里面捣鼓着什么。“阿狸,你在干嘛?”叶宇晨走进厨房。

阿狸看见叶宇晨进来了说:“你醒啦?怎么不多睡会?”阿狸头也没抬,依旧是在捣鼓着什么。

叶宇晨走了进去,阿狸手里拿着鸡蛋,一个玻璃碗里,有着三个鸡蛋,蛋清和蛋壳和谐的盛在一起,他回过头看着阿狸的动作,只见阿狸轻轻的把鸡蛋敲在玻璃碗上,双手一掰,蛋黄和蛋清流入碗内,还带着些蛋壳。“你这是在炒蛋壳?”叶宇晨看了许久才说出一句,阿狸白了叶宇晨一眼:“你有没有常识,这是炒鸡蛋。”叶宇晨走到阿狸旁边,拿起勺子往鸡蛋里一捞密密麻麻的蛋壳屑,叶宇晨咳嗽一声:“孤陋寡闻了,这个就是炒鸡蛋?”

阿狸看了一眼叶宇晨手中的勺子很平淡的说了一句:“坏蛋,你不懂,这样吃起来才带感,脆脆的。”

“脆脆的......”叶宇晨的嘴角微微抽动,吃起来很带感.......

“那个,阿狸啊,走出去吃东西好了。”叶宇晨想要把阿狸带出去吃东西,阿狸身体慢慢贴近叶宇晨,灵动的眼眸看着叶宇晨,说:“阿狸难得下厨一次,你难道就这样做?还是你嫌阿狸做的不好吃?”

叶宇晨一拍桌子:“怎么可能!我是这种人吗?只是我不太喜欢你下厨做饭......”

“为什么?”阿狸问道,“因为.....油烟伤皮肤,对,就是因为这个你还是别做了。”叶宇晨看着阿狸,“有抽油烟机啊。”阿狸指了指抽油烟机,“你怎么知道这个东西的?”“阿姨说的。”说完,阿狸就转身继续研究炒蛋壳。

叶宇晨叹道:完了逃不了了。

叶宇晨看着钟表,时针和分针慢慢的往八点移动,叶宇晨看着钟表,不对吧,炒个蛋壳要这么久?

叶宇晨推开厨房的门,就看到阿狸倒在地上,“阿狸!”叶宇晨抱起阿狸,“喂,你怎么了!”

“坏蛋,我看见妈妈了。”阿狸嘴角有着一抹痛苦,“喂,你在胡说什么啊!”叶宇晨吼道。

“妈妈啊,她要来接我了。”阿狸笑了起来,眼角却有着泪珠留下。

“不许胡说,我们去医院。”叶宇晨抱起阿狸,往楼下狂奔。阿狸看着眼前因为自己焦急的叶宇晨,不由响起了以前的画面。

这是在一片树林里,穿着白裙的阿狸手里拿着一个红苹果,看着自己的母亲,阿狸的母亲摸了摸阿狸的脑袋说:“阿狸,等你长大以后千万不能和母亲一样,真心的去爱上一个人。”阿狸用着如繁星的眼睛看着母亲问道:“为什么?”

“我们狐狸注定不能真心的爱上一个人,若是爱上,便会有舍不得离开的情感,那样我们会死的,妈妈呢,因为已经爱上了,现在那个男人把妈妈抛弃了,所以,妈妈不希望你走妈妈的后路知道吗?”

“妈妈,爱上一个人,不是自己能决定的。”阿狸看着叶宇晨虽然身体的疼痛越来越剧烈,但是脸上却是依旧挂着笑容,看得背着他的叶宇晨一阵心疼。

医院内,阿狸躺在洁白的病床上,沉沉的睡着,叶宇晨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回想着医生对他说的话:对不起,恕我们医院无能,我们查不出为什么她的生命力会渐渐流失,这样的情况,我当医二十年来第一次见,实在抱歉,按照这个情况,也许她能活半年也许只会是一个月,也许只会是一个星期,如果她还有什么没有达成的愿望,就替她完成吧。

叶宇晨看着阿狸,眼角不自觉湿润了,从几个星期前,她突然闯入自己的生活,但却是使自己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如今她想要离开,自己却没有一丝办法挽留。

阿狸醒过来看见叶宇晨笑了笑:“坏蛋,你哭啦?”叶宇晨听到阿狸的声音抹去眼泪笑道:“没有,你眼花了。”

“坏蛋,医生怎么说的?”阿狸看着叶宇晨,叶宇晨没有直视阿狸眼睛说:“医生说,你不适合去厨房,一去你就容易晕倒,所以以后不要去了。”

阿狸笑道:“哪有这个病的,你骗我?”叶宇晨紧咬嘴唇,随后说:“叶宇晨不会骗阿狸,你只是太累了而已。”

“坏蛋,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记得阿狸。”阿狸如琉璃的眼眸看着叶宇晨。“笨蛋啊你,说了你没事就是没事,死什么死。”叶宇晨拿起手指轻弹了一下阿狸光滑的额头,阿狸嘟起嘴:“你在弹,阿狸就对你不客气了。”

武汉小儿羊角风怎么治疗 style="line-height:1.75em;text-indent:2em;">阿狸看着站在一旁强颜欢笑的叶宇晨,心里滴着血:对不起,也许我不该闯入你的生活。

回到家后,阿狸对着叶宇晨喊了一句:“我要去洗澡了。”叶宇晨喊道:“你要洗澡不用对我说吧?”阿狸笑道:“坏蛋,再见。”说完,就一溜烟跑进浴室。

叶宇晨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虽然浴室里有着流水的声音,可阿狸怎么一话不说?

叶宇晨走到浴室门口时,一道倩影从旁边走出,一手打在叶宇晨的颈后。

过了半个小时,叶宇晨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喊道:“阿狸?”房间空荡荡的没有半点声音,叶宇晨走到客厅,桌子上放着一盘炒鸡蛋,而盘子下面有一张纸,叶宇晨抽出纸条:坏蛋,阿狸为刚才对你做的事感到抱歉,阿狸不是故意打晕你,而是怕见到你之后,阿狸会舍不得离开,这几天阿狸给坏蛋你添了很多的麻烦,也让你花了很多钱,阿狸也觉得不太好意思,嘻嘻,虽然你济南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有多少?说我只是太劳累了,但是阿狸的身体,阿狸很清楚,桌子上的炒鸡蛋是阿狸还你的东西,这是阿狸第一次做的东西,不管好不好吃你都要吃完,这几天和你在一起,阿狸感觉到很开心,也体会到了妈妈说过的爱,坏蛋,原谅阿狸的不辞而别,还有阿狸爱你,阿狸只是一个喜欢吃东西的狐狸,不值得坏蛋为我付出太多,再见了坏蛋,再见了,夫君......

叶宇晨清楚的看见纸上的泪痕,他知道阿狸写这段话时内心的痛苦。

叶宇晨的眼泪划进餐盘,叶宇晨无力的跪在地上,想起了和阿狸在一起的事情,第一次陪她去吃东西,第一次陪她买衣服。“傻瓜,为什么要走,坏蛋舍不得你啊。”叶宇晨双手撑在桌子上,眼泪不断滴落在餐桌上......

第二十八章

“古尘,给大家打个电话,帮我找找阿狸。”叶宇晨收起伤心,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古尘打电话,“找阿狸?阿狸去哪了?”电话的一端传来古尘惊讶的声音,“现在一时半会的说不清楚,你给菲奥娜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帮忙找一下阿狸。”叶宇晨看着手机上阿狸和自己的合影,收起手机看着茫茫人海,阿狸到底去了哪里?

“阿狸走了?”当叶宇晨找到索拉卡的咖啡厅时,大家都在。古尘问道:“好端端的怎么会走呢?”

叶宇晨把医生说的话原封不动的从头说了一遍。“不是吧?尼玛这样都能出人命?”古尘爆了一句粗口,“现在要怎么办?报警么?”古尘问道,“我想找找看,如果二十四小时,没有找到,我们在报警。”叶宇晨无力的靠在沙发上,冷气在冷,也难以压抑他现在暴躁的心。

这时,崔斯特走进咖啡厅。“宇晨,崔斯特好象会占卜啊,要不要问问看?”古尘看向刚刚走进来的崔斯特,叶宇晨点点头,这时候只要有办法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尝试。

“崔斯特,你的卡牌能占卜吧?”古尘问道,崔斯特骄傲一笑:“当然,怎么?难道你要占卜些什么?”

“我现在要你占卜,阿狸在那个位置。”叶宇晨坐在崔斯特面前,崔斯特身边涌现许多卡牌,红光闪动,一张卡牌跳出。

“解铃还须系铃人。”崔斯特看着叶宇晨,叶宇晨皱起眉头:“说人话。”“只有你能找到。”崔斯特简单的说了一句,“什么意思?”叶宇晨看向崔斯特,“如果你想找到她,那就必须要你自己去找,找阿狸这件事人多了,无用,我这么说你懂了没?”崔斯特指着门外:“她一直以来最信任的是你,对于你的话,她深信不疑,去吧,慢慢寻找,会有你要的结果的。”

叶宇晨呼出去,走出咖啡厅,茫茫人海哪里寻她?

“索拉卡,你也不知道阿狸的位置么?”崔斯特皱起眉头,虽然占卜结果有,却没有说出阿狸的方位,“我失去的神的信任,怎么可能拥有以前的能力。”索拉卡微微苦笑。

“不过,我有预感,宇晨能找到阿狸。”索拉卡手放在钢琴上,手指在琴键上舞动,音乐慢慢从钢琴中流出:“若是有缘,时间空间都不是距离;若是无缘,终日相聚也无法会意,既然注定了两人的命运,为何还会坎坷如此?”索拉卡看向窗外。

阿狸素净的脸上,带有淡淡的汗水。阳光依旧不知疲倦的将自己的每一点温度散发的淋漓尽致,阿狸看向一旁的服饰店,似乎看到那时,叶宇晨第一次带她来这里买衣服时的场景。

微风吹过,阿狸披肩的散发随着风微微晃动,抬头望天:坏蛋现在在干嘛?

阿狸的脸色越发苍白,这时,凌子晋和潘森从一家冷饮店走出,看到了阿狸。“潘森,刚才那个脸色苍白的是不是阿狸啊?”凌子晋擦了擦眼睛,在他的眼里,阿狸是和叶宇晨形影不离的,今天第一次看见阿狸独走在大街上,难免有些不确定。

潘森白了凌子晋一眼喊道:“阿狸!”阿狸回过头,看到了潘森努力挤出笑脸:“潘森,是你啊。”

“誒?阿狸宇晨今天没有和你一起出来啊?”凌子晋看了看周围,问道。阿狸听到宇晨两个字,笑了笑:“我只是出来走走,再见。”阿狸缓缓离开,“潘森有没有觉得阿狸怪怪的?”凌子晋看着阿狸的背影说,“是有一点,要不要跟上去?”潘森摸了摸下巴。

“等下,我打个电话给宇晨。”凌子晋把电话拿出,拨了叶宇晨的号码。叶宇晨武汉专业的羊癫疯医院在哪里这时在,以往他带阿狸去过的地方一一寻找。忽然手机响了,看了看号码,子晋打来的,算了,应该没什么大事,继续找吧。

叶宇晨没有选择接起电话。

“奇怪了,宇晨在忙些什么,怎么不接电话。”凌子晋看了看手机。

凌子晋又拨出了叶无双的号码“喂,是无双吗?宇晨和阿狸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太原治疗癫痫费用?”电话里传来无双的喊声:“你说什么?你看见阿狸了!”

凌子晋摸不到头脑不就见到阿狸了,怎么大惊小怪的?“你现在在哪。”叶无双问道,“我现在在那个,学校旁边的步行街。”

叶无双挂掉电话后,发了一条短信给叶宇晨:学校旁边步行街,凌子晋见到了阿狸。

叶宇晨的手机发出提醒,叶宇晨拿起来看了看,叶无双发来的,叶宇晨看过短信的内容,心里一喜,便跑到大街上,拦下一家出租车让他往步行街赶去。

(未完待续)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心绪如麻网 | 第四纪冰川遗迹 | 南美太平洋战争 | 美术艺术字 | 坦桑石供应商 | 来月经能泡温泉吗 | 编织毛衣花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