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老师对我们的爱 >> 正文

【菊韵】部长“跳槽”(小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辛丑牛年前夕,繁华的珠江北岸工商区,虽然腊月的天气一直比较阴冷,不时还飘着难得一见的小雪花,但华夏长毛绒玩具有限公司里却热闹非凡。

一走进公司大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弯曲的柏油路面,道路两旁,除长着各种花草树木外,特别引人注目的,是两排插着上百面五颜六色的彩旗,一个劲地随风飘扬,就像站着两排长长的妖娆妩媚的少女列队。彩旗的末端,直达公司四层高的办公大楼,其底层则是偌大的工人食堂。

腊月十六早七时许,公司一大帮人,在总裁办公室朱主任的亲自率领下,正小心翼翼,日夜加班,对食堂进行着精致的装修改造,一个大型会议室已现雏形。室内西前方的主席台,已布置停当,西洋式弧形会议桌上,等距有序地伸出了八条麦克风话筒,三十二盆一串红、万年青等名贵花木盆景,一字排开地摆放在主席台脚下……

早七点半,西装革履的雷小军,右手挽着西洋女友凯斯,在四位礼仪小姐的簇拥下,突然推开食堂北大门,当打开墙上的开关时,整个食堂内,顿时华灯通亮,正在忙碌的工人们,个个眨巴着眼睛,朱主任反应敏捷,立刻小步快跑迎了过来,弯着腰,大声请安道:“雷总裁早上好!雷夫人Goodmorning!”随即他又转身喊道:“大家停一下,欢迎雷总裁检查工作!”装修工人们立刻从施工架上快速滑下来,站成一排如同接受检阅。

“打开主席台前墙上的LED,让我看看。”雷小军一脸严肃地说。

朱主任立刻跑步过去打开开关。硕大的荧光屏上,立马跳出:“迎新辞旧转思想,再战牛年创辉煌”的大幅标语。

“很好!干得不错!大家再加把劲,后天上午,也就是腊月十八上午八点十八分,我要在这里召开公司全员大会,到时市领导还要莅临指导,你们一定给我搞得豪华些、洋气点,花钱没关系,重点是要让所有来宾,都能有一个深刻的美好印象!大家干活吧。朱主任你现在就到一号会议室看一看,八点准时召开大会筹备会议,所有参会人员一个不得迟到,更不可缺席!”

雷小军和女友凯斯手拉手,款款步入一号会议室。朱主任连忙跑步迎了上来。

“各部门负责人都来了吗?总裁室的几位都到了吧?”雷小军问。

“报告总裁,现在还差……老总裁和人事部程部长两位……那个……那个程部长手机打不通,这个……这个老总裁说等会儿是要来的。”朱主任心慌意乱地答道。

“怎么回事?我正式上任第一天,他们竟然这样?”雷小军一边念叨着,一边走到总裁位子坐下,并示意凯斯坐到财务副总裁位子。“总顾问”和“人事部部长”两个座位还空着。

“时间已经过了,就不等了,我们现在开会!”雷小军一声宣布,二十一位参会人员全都打开了笔记本。

“我们公司,自从家乡搬迁珠江以来,已有三十一年了,感谢我老爸和各位前辈们多年的奋力打拼,使得我公司在珠三角经济发达地区,不仅能站稳脚跟,而且还有一定的知名度,这也是我这个留美博士海归接班的一个重要原因。在我回来任公司执行总裁的一年时间里,公司的成绩我就不多说了,大家也心知肚明。在我正式接任总裁新旧转换的关键时刻,我必须指出的是,我们公司上下还存在着各种问题!……”

此时,有几位部长,正在交头接耳地议论,雷小军环起中指,猛敲了敲桌子说:“你们说什么?等我讲完了,再让你们来讲!”

“我们公司目前的主要问题,就是规章制度不全,奖罚不明,执行不认真,造成效益下降,根子是我们管理层观念落后,没能实现与美欧真正接轨。在过去的一年里,我曾多次指出这方面的问题,可有的部门,特别是人事部,他仗着是公司元老,还有我老爸的支持,对我的严格要求总是置若罔闻。现在好了,我上了正位,从今往后,各部门必须按照我的指令办事!”

雷小军喝了一口茶,继续他的“施政纲领”:“从即日起,公司实行三大改革。第一,凯斯小姐任常务副总裁,分管公司财务工作;第二,全员考核职能,从人事部调整到财务部,也由凯斯统一管理;第三,总裁办公室要全力协助凯斯总裁,按照美欧大企业管理模式,把全部规章奖罚制度,分成十八大项,一百二十个小项,精制做成三套宣传模板,在两天内,挂到食堂兼会议厅的四面墙上和南北大门进入公司的人行道两旁。今后公司所有人员,都要学习领会每一条规定,严格照此执行!……”

雷小军训话还没结束,只见一下子出现三人举手要求发言。他压住性子问道:“你们什么意思呢?好吧,让你们一个个地说,给我说简单点!”

甲部门部长说:“雷总裁你怎么管理公司,那是你的权力,但你要知道我们公司,是劳动密集型企业,我们前道工序的三个分厂,劳动强度大,每天工时已从原来的十小时,延长到现在的十二个小时,但工人的实际收入,反而下降了两成,全部被处罚扣掉了。现在我这一大块的最大问题,是老工人走了五十六个,还有三十七人已表示很快要离开,可公司招工计划至今没见一个人影!”

乙部门部长说:“我们中后道工序的两个分厂,工人减少的情况更加严重!”

丙部门部长站起来说:“我们后勤这一块人员已跑了三分之一了,现在就连环境卫生,都要我这个五十几岁的老头儿,亲自参战了!再这样下去,我真担心……”

“不要再说了!工人的新陈代谢是很正常的事,那些老掉牙的员工走就走吧,没什么了不起!关于大招特招年轻的文凭高的大学生问题,我早已与分管市长谈好了,怎么程部长还没给我落实吗?他人到哪里去啦?怎么还没来?快快,给我去把他立刻找来!”雷小军越说越激动,简直有点歇斯底里了!

就在此刻,会议室大门突然被推开,老总裁雷信洋气冲冲地走进会议室,但还是压低嗓子说道:“大家先散会吧,请你们先回到工作岗位上去。请已经出现用工荒的几个部门留一下。”

“爸爸,今天是你宣布我接替总裁职务的第一天啊!你这是为何?你这样做,我今后还怎么干啊?”

老雷挥挥手,大家这才离开了会议室。

“不是连续出现这些严重的问题,我这个六十几岁的人,才不会代你操心呢!你先静下心来,耐心地听一听,请三位部长说说具体问题吧!”

各块出现的一线工人快速减少情况,三位部长分别又详细地说明了来龙去脉,得出了两个可怕的数字:一是已经辞职离开的人数已达二百一十二名;二是打算离开的至少有三百名,弄得不好,一线工人锐减数将达一半。最后他们异口同声、十分坚定地说:如果总裁再不下定决心,留住熟练工人,如果不赶紧想办法招到工人,公司将难以为继,三位部长也将跳槽离开雷氏公司。

看着跟自己苦干多年的三位骨干离开了会议室,雷信洋忍无可忍,但还得忍住性子说:“现在没有外人了,我问你,你不是要找程老部长吗?请你这个留美博士,看看这封辞职信吧!”

“啊?程部长真想跳槽呀!……走就走吧!我会再找一位更好的!”对老父亲的生气,雷小军似乎还不屑一顾。

当看到信封上几个字,雷小军惊得差点叫了起来:“什么?分管市长昨天已被双规!这些字是爸爸你写的!……我怎么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市长他可亲口答应春节前,至少帮我招五百名年轻员工的呀!……程部长他现在到哪里去了啊?……”看完辞职信后,雷小军一下子瘫坐到了椅子上!

老雷说:“儿子啊,不是分管市长被双规,公司的招工要泡汤,我还真的不想来见你。老程的辞职信已交到我手上几天了。发生现在这样的窘境,想想我也有责任啊!老程前一段时间,也找过我几次,我一直相信你这个博士海归,一直叫他去找你。他怕影响我们父子关系,在我面前,没说你一个不字,他一定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把辞职信交给我。

你学历很高,怎会越来越傻了呢?在美欧留学工作十二年,你现在说话、做事,怎么反而不如以前了呢?自从我同意你接任总裁要求以来,你不仅不听下边的任何建议,就是程老部长,甚至连我的意见,你都听不进了。你一意孤行,不顾大家的想法,公司里的人,都说找不到你,说不上话,你这样怎么能带领大家渡过难关呢?

现在分管市长又出事了,招工计划肯定要落空,老程又走了,你说如何收拾这个局面吧!”

雷小军听到父亲语重心长的话语,就像被人猛击了几掌,心想光有从国外拿到的高文凭没有用,光有干一番事业的雄心壮志没有用,光有西方的一套管理办法可能更没有用,必须痛定思痛,深刻反思,接受老父亲和前辈的经验和忠告,不然再这样下去,不仅自己一事无成,弄得不好,还要葬送公司的前程!

雷小军低下了头,像犯了罪似地说:“爸爸,看来是我错了。我不该把您和前辈们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我更不该把招工难的赌注,全放到一个腐败的领导身上……您说现在该怎么办?我全听您的!”

看到儿子这么快就能急转弯,老雷心里也宽慰了一些。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马上回到家乡,一定要找到老程,我相信他能有办法!你赶紧去安排一下。”

雷小军说:“好的!那我叫朱主任帮我去买高铁车票,让他随行服务。”

老雷立刻制止:“不可以,此人不可重用,就我们父子俩回去,我不需要人照顾,你亲自去办!”

雷小军只好答应了父亲,回头与女友凯斯一番交代后,于当天上午十点,就和父亲准点上高铁出发了。

一上车,雷信洋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还是打了程连新电话,希望在家乡能见上一面。随后他又说起老程负气辞职回家,一定会跳槽回到崇尚道公司去。

听到父亲的这样分析,雷小军特别好奇,连问好几个问题,大有刨根问底的架势。父亲说:“你想听这段故事,那我就慢慢地说给你听!”

天下怪事多,无巧不成书。雷信洋、程连新和崇尚道,从小到大,三人有太多的相同之处。

他们是同一年出生,雷信洋比程连新大两个月,程连新又比崇尚道大三个月;他们生长在同一个古镇上,雷信洋家在街北头,程连新在街东边,崇尚道在街南首;三人从小学到初高中,都是同班同学,恢复高考后,又是复习班同学,连续二年同样名落孙山;三个人又一起报考了市教育局招收的合同教师,竟然又都当了一段时间教师;三人又是同一年结婚……

在十多年同学中,雷信洋因为是定量户口,父亲是公社干部,家里条件一直比较好,加之身材高大,长得英俊,衣着时尚,自己又爱打扮,两边分的头发,经常会用猪油抹一抹,所以一头乌丝特别光亮,常能引得不少女同学青睐的目光。

而崇尚道家虽靠街,但是农村户口,父母家人靠种地为主,附带做点小生意。小时候曾听人说过,崇尚道的高祖,清朝咸丰年间,从外地避难逃荒来古镇落户。那时崇尚道虽家境贫寒,但几代人笃信耕读传家,据说家中还一直珍藏着先祖留下来的多本启蒙古书,即使在政治运动之中,他的祖父和父亲也视书如命,小心护书。学校不教这些,但他家老人在家悄悄教学,所以别看崇尚道性格内向,但有一肚子圣贤文章。

然而,在多年同学期间,雷信洋总有点看不起崇尚道,偶尔还想欺负他一下,每当这个时候,程连新都会出来打圆场。正是程连新的缘故,雷、崇二人后来还算得上是比较好的同学。

雷、程、崇三人,因为有太多太深的渊源,一度时间还成了很好的同事与朋友。

同当教师三年,他们一起参加自学考试,一起取得大专文凭,每个人的教学业绩,都得到了学校和镇文教办的认可,正当他们将要一起转为正式教师资格的那一年,雷信洋的财运第一个到来了!

那时正当镇办企业改制,雷信洋的父亲抓住了机会,从承包到购买,没两年雷家就拥有了一爿小型长毛绒厂。雷家老爷子身体不佳,于是就动员雷信洋,放弃了工资微薄的教师资格,到厂里熟悉半年,就在父亲的强压下当起了厂长。

雷信洋自感身单力薄,就多次找到程连新,要他也辞去教师,到厂里来帮他。雷信洋十分看重程连新洞悉人性、善于沟通的天赋,所以开出高于教师五倍的工资,软硬兼施,终于把他拉到厂里当个副厂长,专抓人事和日常管理,成了厂里的内当家。

由于程连新的得力相助,雷信洋办厂更加如鱼得水,没几年厂子搞得风生水起,效益倍增。一次县里组织到珠三角经济发达地区考察,雷信洋有幸结交了珠江的一位企业家,不长时间雷信洋就得到了这位老板的提携,决定到珠江来发展。

他和程连新,连续谋划了一个星期,决定出售厂子,带着资金和一批骨干人员,到珠江大干一场。

可厂子出售给谁呢?程连新诡异一笑,说只要给他两天时间,一定会有一个满意的答案。

程连新自然又想到了崇尚道。可当他提出这一想法时,崇尚道哈哈大笑:我哪会办什么工厂啊?再说已转为正式教师,自己只想当一辈子教书匠。

不得不佩服程连新的三寸不烂之舌,他把自己配合雷信洋办厂以来的所有精彩故事,以及成功的种种乐趣,逐一绘声绘色地演讲一通,崇尚道竟越听越入迷,再算经济收入大账,还真的让崇尚道动了心!当问到购厂资金怎么办、厂里谁管理时,程连新叫他尽管放心:

癫痫病中医的治疗方法
如何预防癫痫疾病的发生
癫痫患者要做哪些检查

友情链接:

心绪如麻网 | 第四纪冰川遗迹 | 南美太平洋战争 | 美术艺术字 | 坦桑石供应商 | 来月经能泡温泉吗 | 编织毛衣花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