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盛宇家纺上市 >> 正文

【江南小说】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没想到自己还能碰见沈昊。

十年前,我和他都是T大的学生,他大我一届。良好的家世和俊朗阳光的外表,在那个年代,几乎是T大所有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那个时候,灰姑娘的爱情刚刚从童话的书页里跳脱出来,每一个女生对于未来都有无数的憧憬。而沈昊的存在,恰恰缝合了那个时代的裂痕。

我喜欢沈昊,暗恋他直到自己身边的室友——苏叶,成了他的女朋友。我不知道他和苏叶是怎样认识的,苏叶与我说的那天晚上,天空正挂着一轮圆月,花好月圆,她的笑容却并不圆。

她说,姜林,我对爱情本就没有奢望,对他更加没有奢望。我知道这段感情不会有结果,但是老天既然给了我一次机会,我就试着一试。

苏叶没什么真心。我知道,她出生不久,父亲就已去世。母亲含辛茹苦将她养大,期间受尽周围邻居指指点点,亲朋好友中落井下石者纵多。在那个年代,孤儿寡母生存下来不容易。表面上的坚强与倔强掩盖不了她内心的孤独与自卑。

她对整个社会都充满敌意的。那时候,我不能理解。

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都有这样或那样的性格缺陷。苏叶已算另类。她虽然厌世,对周围的一切都不在乎,但她会顺从。无论环境多么艰险,心中如何剧烈痛苦,表面总是波澜不兴的。很多人说她没有心,说她冷情。

我一直也这么认为。大学期间,她虽与我要好,也仅仅因为我们是同一个寝室,住的最近。

所以,当她跟我说她和沈昊已经在交往时,我是真的很难相信,就如现在,十年人事全非后的现在,沈昊坐在我面前。

都是三十出头的人,男未婚,女未嫁。于是赶着潮流来相亲,却不偏不倚地遇上了。这事若是放在十年前,我会很开心,甚至做梦都能笑出来。

可是,如今。

面目全非的如今,我却不知道要与他说什么。

店里的音乐很舒缓,我点了一杯咖啡。他的眉眼,比之年少时成熟许多,也英俊很多。西装革履,坐在那里,礼貌道,“你是,姜小姐?”

显然他不认识我。

也是,当年的我,与苏叶一起,见过他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何况让他记住我。

我说,“是,我是姜林。”

他微微笑。

侍者送上咖啡的间隙,我们开始找话题,聊过东南海北,扯过海北东南,终于算是找到一点共同话题,他有些吃惊,“姜小姐也是T大毕业的,不知是哪一届?”

哪一届?

“02级。”

他明显一顿,又很快恢复镇定,“是吗?我是01届建筑系,算来你还是我的学妹呢?”他半开玩笑,“只是,我怎么觉得从没见过你?”

01届建筑系的沈昊,当年风靡全校,是T大众多女生的白马王子,怎么可能记得我这样的小人物。若我们只是普通的校友,我肯定会这么说下去,只是蓦然听到他说建筑系,却突然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

当年建筑系的沈昊,几乎是全校每个女生寝室被窝里讨论的秘密,在他未与苏叶交往之前。

“姜小姐,姜小姐。”他连唤两声,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我整整头发掩饰尴尬,“其实,我也是,建筑系的。”

我说的很慢,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些什么。

他点点头,若有所思,似下了很大决心,很久他才问,“那你认识苏叶吗?02届建筑系的苏叶?”

他显然很小心翼翼。02届的苏叶,若非与他扯上关系,有谁会认识。我说,“记得,她和我曾还是同一个寝室呢?”

“那她,现在还好吗?”他问。

“她啊。”我望着眼前的他,不知道该不该把真相告诉他,喝了一口咖啡,苦涩艰难,最终还是决定告诉他,“她死了,七年前就死了。”

桄榔一声,我听到有什么东西在我面前碎裂的声音。

苏叶和沈昊分手的那一晚,她很平静。我陪着她在校园漫步,她说其实她是知道自己和沈昊没有结果的,所以随时都做了分手的准备。

她准备的太久。

从大一到大三,整整两年时间,已经可以很平静地接受沈昊那句“我们分手吧”,她真的很平静。而且不是那种山雨欲来前的平静。

如古井无波。那晚,我一直担心她会想不开,所以一直陪着她。

可她什么反应也没有。

沈昊毕业,出国深造,这是他家中一早就安排好的事实。

苏叶是单亲,平时学费都要靠着奖学金和半工半读养活的人,她最关心的不过是怎样赚钱,赚足够的钱,能担负的起母亲的医药费,以及自己的学习生活费。

所以,与沈昊这两年的恋爱,她几乎没怎么放在心上。

她的心一直就在工作上。

很多次,我都听见她跟沈昊说,我最近两个星期内都没空,没事的话你就别找我了。

这些话听在当时的我眼里,听在周围一些女生眼里,是怎样的轩然大波。她却不管不顾,说,这个世界上亲戚不可靠,朋友不可靠,男人更是不可靠。这个世界上能靠的就只有自己。

我虽然能明白她单亲生活所遭遇的苦,却始终为沈昊不平,即使沈昊根本就不认识我。当然,这样的心情也不止我一个人有。

很多次,我看见几个女生拦着苏叶,指指点点不知说些什么。

苏叶却只是笑笑,似乎一切都不曾发生。

渐渐地,校园里开始流传,沈昊和音乐系的系花在一起了,或者是和某个漂亮的女生一起逛街被人看到了。

谣言四起。我跑过去好心提醒她,其实说是好心,到底还是有私心的。即使她苏叶不要沈昊,也不该将她推给其他的女生。

我是她的好友,至少,至少她也该介绍我们认识是不?心里虽这样想,面上仍是劝慰她,她依然只是笑,姜林,你知道我们不会有结果的,随他吧!

那一刻,我真的很愤怒。什么叫随他吧。既然知道不会有结果,当初为什么又要跟他走在一起,既然已经跟他在一起,为什么不能努力拼搏一把。

她看着我愤怒的眼睛,浅浅道,“姜林,你是不是琼瑶剧看多了。”然后摇头,去做那些她永远也做不完的兼职。

服务生上来把倒在桌上的咖啡清理干净后,沈昊终于恢复了镇定,他道,“那她妈妈?”

“她妈妈现在在老人院,院长待她很好,我也时常去看望她。”苏叶的妈妈只有苏叶这一个女儿,身体一直不好,苏叶考上大学的那一年病情加重,此后都需要定期服药和检查。

那病不能根治,她妈妈又舍不得用药。每次被苏叶发现,或者到病情又开始加重才拖着去医院。

时断时续,病情一直不好。

这也是苏叶为什么总是打工的原因之一。

对面的人松了一口气,半晌才道,“苏叶,她,是怎么死的?”似乎又想起什么,“七年前,怎么没有人告诉我?”

我说,“你出国去了,可能他们联系不到你吧?”

他顿了一顿,摇头否认,“七年前,我没有出国,我一直在国内。”

“那一定,是有人瞒着你。”

为什么要瞒着他,因为他提出与苏叶分手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的心脏病突然发作,医生说要做手术,成功与否,也只能靠他运气。

他住进医院,他不想让苏叶担心。

这事很早以前,通过做系主任的爸爸,我就已经知道。所以那晚我会陪着苏叶,怕她只是表面的平静,怕她会想不开。毕竟自己的男朋友因这样的原因跟她分手,便是顽石,也该感动了。

可苏叶没有,仿佛分手不分手与她而言,跟今天是晴天还是阴天,只要她能继续工作就可以跟她毫无关系。

所以我恨她。

极其的嫉妒她,也极其的恨她,恨她不懂珍惜,恨她眼中只有钱钱钱,却没有一点愧疚自责之心。她果然无情无心。

所以这之后很久,我没再理她。

因为爸爸的关系,还特意调换了寝室,很少再见到她。

偶尔也听到一些人在周围议论她,可我很自然地避免开了。这样一个没有心的女子,我可以理解她的一切作为,却始终接受不了她的做法。

眼不见心静。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快到毕业的时候,才听爸爸说,系里有个女学生得了白血病,不愿意接受化疗,快死了。

那一瞬间,第一个映入我脑海的竟然就是苏叶,那张总是淡淡笑着,无心无情的一张脸。爸爸沉默良久,才道,就是你调换寝室之前的那个室友。

我赶到她在农村的老家时,只看到她妈妈守在她的遗体旁,短短半年时间,她已经瘦得不成人形。她躺在灵床上,旁边过来的亲戚朋友寥寥无几,依稀还听到不远处一些邻居站在门外叹息的声音。

叹息过后,就是一些蜚短流长。

指指点点,概括起来无非就是,这女孩有什么值得可怜,不过是自作孽罢了。一个女学生,没有收入怎么活的,还不就是…….看看现在得了那种病,报应了吧。勾引人家老公……

后面的话已经不堪入目。

我望着她家徒四壁的破矮房子,她母亲只是木然地看着她,呆呆的一动也没动。仿佛四周的议论根本就不存在。

现在想起,我很后悔当初没能够勇敢地站出来,告诉那些所谓的邻居亲朋,苏叶是个好女生,她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她的所有钱都是自己一点一点赚过来的。她得的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病,她只是工作太多太累了。

可是,我终是没能够替她说一句话,而是很没出息地逃了。

那个时候,我才真正明白她常说的那句话,这个世界上亲戚不可靠,朋友不可靠,男人更是不可靠。这个世界上能靠的就只有自己。

亲朋好友之于她,可以真正算是刀霜箭雨严相逼。我看过很多关于农村的故事、小说、杂记,他们都说农村里的村民都是善良朴实、热情好客乐于助人的。这也是当年为什么我不能理解苏叶会对自己家周围的一切如此憎恨的原因。

我很难将书本上展现的人间温情与她口中的三姑六婆不过是雪上加霜宁愿从不曾认识相提并论。直到现在,当我偶尔看到一些歌颂人间温情的文章,也会禁不住想,怎么当初出现在苏叶身边的亲朋好友,怎么其中没有一个是这样的呢?

谁又能回答。

那时候的苏叶,淡然的笑容只是她的保护,只是她的武器。她几乎憎恨世上的一切,她讨厌别人对她好,敏感却从不在脸上言语间表露。一切的一切默默屯在心里。

可能,支持她一路走下去的人,就是她母亲吧。母女相依为命。她们两个就像是磨坊里日夜工作的萝卜与驴,驴只有看着眼前的萝卜才有一圈一圈盘旋下去的勇气,而萝卜没有了驴的期盼也将变得一无是处。

所以,离了谁都不行。

从咖啡馆出来的时候,我没有留给沈昊自己的电话。我与他,无论原来有多少种可能,在知道那一件事后,便再也没有可能。

沈昊提出送我回家,我没有答应。回头拦了一辆出租车。

躺在车内,头脑盈盈作痛,我没有告诉他的那件事是,他现在心里鲜明跳动的心脏,它,来自苏叶。

当年分手,沈昊没有告诉她分手是因为心脏病,苏叶也不知道,只以为他喜欢上了别的女生。所以分的特别坦然,所以那一晚才会那样平静。

沈昊之于她,其实是一种负担。

她不喜欢欠着别人,因为幼时曾亲眼看到母亲跪下来求那些人,被追债的滋味她一辈子也不想再尝。

她不愿接受别人的好,甚至当年我偶尔的帮忙,她也谢绝。我陪她一夜,她就替我打了一个星期的开水。

心照不宣,我不说谢谢,她也什么都不提,只是一贯的微笑。

她觉得自己欠沈昊,所以在得知自己得了白血病之后,提出要将自己的心脏捐赠给沈昊。我不知道她从何处得知,其实沈昊并未出国。

然而当她做出这一决定时,我就知道自己这一辈子也不可能比得上她了。

虽然她捐出自己心脏的条件是要二十万,二十万在当时,不是一个小数目。我知道她只是不想让自己欠着沈昊,可是很久很久很久之后,久到刚才看到沈昊问“她现在在哪里”的时候,我才蓦然明白,这些年,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苏叶爱沈昊,只是从未宣逐于口罢了。

当年爸爸跟我说,苏叶捐出自己的心脏,并且指名只捐给沈昊。若是他不适合,就卖二十万吧。

付给苏叶妈妈的二十万,不过是沈昊爸爸见她孤苦零零,自己给的,并非苏叶本意。当她将自己的心脏捐给正在满世界寻找脏器的沈家时,我就该明白,她是真的爱他的。

在那种生死不明,器官到底适不适合沈昊时,她说自己要捐,也只是抱了万万分之一的希望。

上出租车之前,我只告诉沈昊,苏叶,它现在在荣谷陵园。

别的,已经再不能告诉什么。

关于那颗心脏,苏叶,她定也不希望我将真相告诉他,那样会毁了他的,我这样想。

武汉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癫痫如何彻底治疗
淮北癫痫病研究院

友情链接:

心绪如麻网 | 第四纪冰川遗迹 | 南美太平洋战争 | 美术艺术字 | 坦桑石供应商 | 来月经能泡温泉吗 | 编织毛衣花边